」難怪她高傲地說不怕被玩。

個性洋派的她,身邊總環繞男性友人,大都照樣花心男,女性朋友不會抗議?她聞言大笑:「我跟他們只是朋侪啊,又不是交往,『花心』是他們的問題,這部份我分得很清晰。」她認為男生多半不敢惹她,「生氣時我手勢很多,有點不可一世,感受很欠好惹。

」她認為只要和對方保有互信,一起生涯,不必被一紙合約框住。

多數女孩總會默默籌劃「將來人生」,蔡詩芸應是獨一破例,「我從沒想過本身的婚禮要在哪?或是幾歲把自己嫁掉,這些從不是人生選項,但我很清楚本身要什麼,只要可以好好寫歌,師長教師個小孩不立室我都OK。

媽媽是中俄混血、具有四分之一俄國血統的蔡詩芸,切實其實不是走傳統線路的乖乖牌,思惟尤其前衛:「我從沒想過成親,也很清晰本身要什麼?就算只生小孩不成婚我也能接管。」

」不怕成為漢子眼裡的「玩物」?她語出驚人:「平日都是我玩男人吧。

蔡詩芸比來以英文名「DIZZY DIZZO」再動身,名字一改再改,她抱持背城借一的心說:「我當初也沒想這麼多,就給本身一個新的身分,即便大師必需從頭熟悉我也沒關係,這個洋名是同夥常叫的名字,反而更習慣。」


本篇文章引用自此: https://tw.news.yahoo.com/蔡詩芸沒想過結婚-不怕-被玩-183000739.html
, , , , ,

陳佩君史院華憊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